《小欢喜》:温暖人心的现实主义叙事


这个暑期档,一部反映三个备战高考的家庭关于爱与成长的故事,收获了无数观众的喜爱。电视剧《小ca888欢喜》以温暖又明亮的基调、直指对家庭教育议题的思考,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剧。“台词过于犀利”和“亲情友情令人感动”的赞誉不绝于耳,《小欢喜》以真实而又鲜活的故事、丰富而又深厚的情感,带领观众一起重温或瞻望高考这一段特别时期,以温暖人心的现实主义,回应新时代人们激扬向上的理想和对生活的美好希冀。

《小欢喜》以高考为镜,照见两代人的忧喜、得失和成长。高考,是社会热点话题,事关子女的前程和家庭的未来。或许没有标准答案,但相关的探讨和启发却是文艺作品的灵感源泉所在。《小欢喜》以高考为着眼点,提炼现实社会中既典型又普遍的特征缩影于方、乔、季三个家庭之中,进而引起观众对教育话题的讨论和对亲子关系的反思。剧中,童文洁对儿子方一凡寄予“鲤鱼跃龙门”的期盼,不惜把一切的家庭资源押在教育上;宋倩离异后独自抚养女儿乔英子长大,母爱逐渐被控制欲和占有欲异化;季胜利和刘静夫妇年轻时为事业拼搏而缺席孩子的成长,当临近高考回归家庭时,才发现亲子之间的情感裂隙难以弥合。反观孩子们,方一凡调皮捣蛋“少年不识愁滋味”,不知父母为他的成长所肩负的生活压力;乔英子为维持母女间表面的和平稳定而学会阳奉阴违,心理煎熬成疾;季杨杨以反叛的方式掩盖内心的孤独和对父母的埋怨……问题总在上演,所幸每一个人都在经历中完成成长,这是生活的魅力。随着剧情的推进,父母们逐渐重新审视自己的言行,转变教育观念;子女们开始体察生活不易,学会理解父母,更坚定自己的理想追求。作为荧屏前的观众,我们扮演着什么样的父母角色;又或在原生家庭的影响下成为什么样的子女?透过《小欢喜》再来进行自我反观,随之而来的现实启示正在影响更多人。

电视剧创作以现实主义为主调,但当前也不乏部分作品存在脱离于现实、悬浮于社会的状况。“伪现实”剧集或许能占据一时的话题热度,但终究登不上台面,难以赢得观众持久的掌声。《小欢喜》自播出以来,关注度和口碑双向上扬,这得益于它既还原了生活又不失其鲜活,真实性与戏剧性在其中得到了理想的统合。剧中展现的三组家庭群像是中国千千万万普通家庭的缩影,符合大多数现实家庭的生活样态。他们面临高考压力和代际碰撞不断产生的矛盾,但矛盾之下不变的却是对彼此的关切和深爱。这或许就是中国家庭的真实状态,更是经过锤炼提纯的生活现实。在无限贴近真实生活的同时,《小欢喜》也保持着灵动的艺术感染力。剧中很多细节不断延展着角色的内涵和多面性,进而勾勒出更丰满的人物形象。有如诸种幽默诙谐的台词强化了角色魅力,又如早餐后桌上留下的鸡蛋壳和进门换鞋等点滴细节为作品增加生活温度;关于择校、早恋等议题的聚焦也进一步润色了作品对教育观念的探讨……这些都为这部现实题材剧集的表达增色、提亮不少。

《小欢喜》在揭示中国家庭的种种现实之余,更蕴含着激扬向上的价值观,赋予生活以美好的憧憬。新时期,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对于个人成长、教育观念和亲子关系的审视与探讨理应更准确地对接当下的现实语境。《小欢喜》以高考话题切入,通过剧中人物的际遇和成长,折射出时代细微而深刻的改变。方圆遭遇中年失业,放低“政法大学毕业高才生”的姿态去做网约车司机;季胜利回归家庭,改变官僚作风学会温存体贴;方一凡学习成绩不佳,转变思路结合特长参加艺考;乔英子报考航天专业的梦想回应着当下中国航天事业腾飞的步履……剧中人物的成长走向正是当下现实的诸种投射,也契合着人们对未来生活的展望,这是我们需要的现实主义:既植根现实土壤,也张扬浪漫情怀;既折射生活真实面貌,又赋予生活以美好想象。

就像是透视中国家庭的一面镜子,《小欢喜》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你我。当现实被一一映照出来,除了生活的阴晴雨雪不定,人生的阴晴圆缺难言,剩下的一个“爱”字足以观照;剧中的每个角色具体而微,从“入困”到“脱困”的过程都以“成长”为过程、以“爱”为最终落脚点,这便构成了“温暖现实主义”的真正注脚。

(作者:赵聪,系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任编辑)